新一轮寒潮来袭,夜间气温跌破零下10摄氏度。从昨晚到今天凌晨,这是今冬目前为止最冷的夜。刮着寒风的夜里,仍有很多人,因为工作等原因,不得不去走那段最冷的夜路。

我们最先想到的可能是送餐员、代驾等职业,对于普通市民,他们的服务带来了温暖,可对他们来说,在这样的寒夜里,也需要一座温暖的“港湾”。午夜零点的夜班车上

零下8摄氏度是昨晚11时40分北京的室外气温。大北窑东公交站依旧有不少等车的人,一部分是加班的白领,大部分则是刚收车的代驾司机。

“放心吧我到公交站了,马上坐车回家,你和孩子早点睡觉。”挂断电话,代驾司机孙成回头望向国贸桥下,那是夜间27路驶来的方向。夜27路平均20分钟一班,孙成时时望着来车的方向。“忙了一天了,外面这么冷就想早点回家。”对于孙成和其他代驾司机而言,看到夜27路的车灯,就像在黑暗中看到了家的灯光。与平时夜晚不同的是,今晚的冷,要加上一个“更”字,孙成用手捂着脸,呼出的热气能让脸暖和一些。

为了不影响其他乘客,上车之后孙成将自己的折叠电动车尽量靠里放。斜靠在椅背上的孙成,从一个“冰人”慢慢缓过来,“真冷,再坚持坚持,过几天就有不少公司开年会,到时候活儿就多了,多挣点钱也好回家过年。”

车厢内代驾司机们感受到了难得的温暖,也让一天的疲惫立刻席卷而来。一些代驾司机没坐两站就睡着了,而有的却不想浪费这一天中珍贵的休闲时光。打开手机玩一把游戏,看看网络直播或是外放一下自己喜欢的音乐,这些都是他们喜欢的娱乐方式。屏幕前的眼睛快睁不开了,手机也快握不住了,但是他们还是要多看一会儿,越是忙碌,自由支配的时间就越是难得。

车上的安全员是代驾司机的老朋友。谁坐首班车,谁坐第二班车,在哪里下车,他们心里都清楚。当车辆行驶到双桥、管庄附近安全员就开始报站,“下车了,到家了。”这样的“叫醒服务”是夜27的标配,一个“家”字,让寒夜里又多了几分暖意,“刚开这趟线儿的时候好多人坐过站,他们太累了。”凌晨1点的面馆儿里

凌晨时分的青年路上,街边店铺陆续灭了灯,整条街上只有孤零零地路灯还泛着光晕。“忒冷,真是不想加班。”年轻人终于结束了一天的奔波劳碌,拖着疲惫的身子,逡巡在极寒的街头巷尾,只为寻找一个可以供休憩畅谈、直抒胸臆的避风港。转角里,是老张的店,一个晚上10点准时开门,营业到第二天中午的拉面店。深夜里照样门庭若市,一时间有点恍惚,分不清白天还是黑夜。

冻红了脸的食客们说,这是青年路最有人气的“深夜食堂”了。掀开门帘,里面大有江湖。每桌的人一边缓解着寒冷,一边诉说这一天的好歹。有在附近工作的人,有临时被吸引过来的代驾司机,有的是外卖的骑士,也有远道驱车而来,为吃上“人气面”的老饕。

寒风中又走进一拨人,带进来一股夹杂着酒精味的寒气,显然是喝了一顿大酒后,赶来吃一碗面再回家的。队伍里外卖小哥的手机不停传出订单超时的消息,店里的人忙忙叨叨,店员练就了一身绝活,点单收款加料上菜一刻也不耽误,面要大碗小碗、加不加香菜一准儿记住。

点完单的熟客不会马上落座,在一进门处顺手捎走一沓纸和一头生蒜,等着店员将一碗热腾腾的拉面端到面前,就着生蒜、浇上辣油,几口下去便冒了热汗。周遭还没吃上的人,看着他们的这股热乎劲儿,也说寒意去了三分。凌晨3点的早点铺

室外气温已经降到零下10摄氏度了,王先生刚刚结束了代驾工作,推着小电动车,孤零零地站在寒风呼啸的北三环。他自己都有点诧异,环顾四周,就好似这“冰山”之上,只有自己一个人了。他要赶到中日医院附近的公交站去搭乘夜班车,刚干代驾不久,经验也不足,耗到这个点,到底还有没有车根本不知道。

“还不如绕外头走呢。”途经一片小区,王先生有点后悔,楼与楼之间形成的一个个风口让他不禁打起寒战来。路边的私家车,有的还罩着车衣,一阵狂风,车衣乱舞,余光里瞄见四下舞动的银白色车衣,听着哗啦啦的声响,大老爷们也觉得瘆得慌。

远远地,小区门口居然有灯光亮着,光下一片雪白,那是蒸包子冒出的水蒸气。“我刚才看见这个,有一种得救了的感觉,”坐在早点铺里,狼吞虎咽着热包子,王先生已经忘了夜班车的事。

和大多数早点铺一样,王先生光顾的这家早点铺,也早在凌晨1点就把灯点起来了。朱师傅一家人,为了南来北往的人能吃上口热的,已经忙活了大半宿。朱师傅说,耗时间的主要就是包子,从凌晨1点到天亮,他们一家子人都闲不下来,得预备下大约一百屉包子,一屉10个。“这差不多一千来个包子,可不得忙一宿嘛。”

“真的都不容易,尤其天这么冷。”朱师傅今年五十多岁,在这里干早点铺的营生十多年了。他说凌晨来店里的人,有送外卖的,有代驾的,更有在附近医院探望病人的。“一个早点铺为大家也做不了什么,说为大伙儿服务什么的就抬爱了,这也是我们的营生,什么时候来人能让人家吃上口热的,我们也知足。”凌晨4点的24小时超市

和平里的一家24小时超市,若在白天看,不起眼。可到了晚上,尤其是这么冷的夜里,街边最显眼的光,就是店铺的门头了,白色的光都感觉是热的。店员王师傅正在拿暖水壶烧着热水,他说今晚太冷了,所以老得烧一壶热水备着,万一有人来想喝一口热水,或者想吃一碗热乎泡面,现烧水让人家等着,不合适。

“来的人都是有规律的。”王师傅说,一般凌晨一两点,来的人是附近唱歌、吃饭刚散局的;到凌晨三四点,来的是刚下夜班的,或者是代驾的司机;到凌晨五六点钟,陆续就有附近早起的居民,等天再亮点,就该有附近上学的学生来买早点了。

“真冷啊!”正聊着,一个小伙子进了店,双手紧插兜,脑袋快缩进衣领里了。“别着急,先暖和暖和!”王师傅赶紧招呼。小伙子直奔货架,挑了一袋洗衣液,他说自己在附近KTV上班,这是刚下了班,得赶紧回去洗衣服。“买一袋用不了几次,就都让室友用光了呢。”

王师傅告诉记者,像这样一个寒夜里,从凌晨到天明,大约也能有二三十位顾客光顾,有的人买了东西就走,也有的买完东西,在店里暖和暖和。一来二去的,也有不少人成了熟客,一边取暖,也愿意把一些难事跟他絮叨絮叨,说几句宽心的话,让人家心里也暖和暖和,挺好。

来源:北京晚报

记者:景一鸣 张群琛 曲经纬 文并摄

流程编辑:tf10

首页体育